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12bet官网开户网
来源:网上转载

她的博客里有我的名字

小柯最近有明显的异样,白日里会找很多无谓的理由,打无数次电话问我在做什么。常常会在午休的间隙坐四五站路的车,跑到我的办公室,只是为了突 然想念我,还喜欢缠着要我,不分白日或者夜晚,将身体之交的欢愉做得缠绵极致。夜里偎在我身边的时候,她开始喜欢用指甲一点点地摩挲我掌心的痣,偶尔会问 我,若是有人在手心生了同样的痣会不会真的意味着是你们在三生石上的约定?她不停地要我说“我爱你”,即使睡着也八爪鱼似的紧缠着我。恋爱两年,她似乎恢 复了初识时的小女孩心态。

我想开始我是享受的,直到那次小柯的朋友聚会,她喝得有些多,踉踉跄跄地回家,拉着我上床,衣衫尽褪之后,她却开了灯,这在以前她是极力拒绝 的。柔和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体上有着致命的诱惑,她的手指游走在自己的敏感处,眼神迷离,无限地挑逗。我俯下身去的时候,她的唇转向我的颈,湿漉漉地吻过之 后,突兀地咬下去,然后眯着眼睛探究我的反应,这个无比熟悉的动作让我有刹那的走神。

小柯的眼角是湿的,灯光下,我清楚地看到她的惶恐,她说:“西平,我们不分开好不好?”我用热烈的吻回应她,喉咙里有着渴望的声响。她的动作诱 惑了我,身体里仿佛有奇异的快感,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她却执著地看着我,要一个答案,我说不会的,一定不分开。她的双臂缠上来:“人生那么长,我真怕我会 丢了你。”

缘于酒精的作用,欢爱之后的小柯很快睡着了。暗夜里,我却有着奇异的澄明,她的动作让我无比清晰地想起生命中一个叫做素颜的女子,我的初恋。

彼时,我们都只有21岁,刚刚大学毕业,拿着微薄的薪水,在这座城市里默默打拼,相互取暖。我们曾经的爱情也是有着倾城之色的,我与她分享那样 多的秘密,无人聆听的孤独童年,在这个城市的惶恐和无助,还有成年后无法跨越的寂寞。我们在一起待了5年,像所有的恋人一样,其间是无尽的缠绵。我们幻想 过50年后的白发,相互搀扶的手臂,像一块定格的布,让我们看到未来。

后来,却分开了,我一直觉得她不是那么小鸟依人,需要靠爱情养活。我们相爱了5年,她一直保留着自己的天地,她会在饭后花费很多时间把水果切成 小小的心形放在盘子里,她会清洗我刚脱下来的内裤,会买很多的玫瑰,一片片地将花瓣铺满床。但是我总觉得她的心里不肯让我全部走进去,我们每次或长或短地 分别,她总是淡淡的,来与去仿若不曾影响到她;我同朋友喝酒,撒各种各样的谎,夜夜晚归,她也安静地等我,从不说破;每次吵架,先转身的总是我,即使我说 分手,她也平静地说好,仿若爱情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似乎只有我在固守着它的甜蜜。我给,她便要,我走,她亦不留,柴米油盐的日子却让我感觉不到天长地久的 信息。最终我说了再见,仍然记得她的眸子,清清浅浅的,看不出忧伤或者眷恋。她说,你想好了?我点头。那夜,她做了很多菜,我们几乎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 喝酒。5年,该说的似乎都说尽了,最后的缠绵,她像变了一个人,主动热烈,像个挥鞭的女王,指引着我在不知名的幻境里一路飞翔。第二日的清晨,遍身的吻痕 是她给我的最后礼物。我睁开眼睛,看到房子的钥匙安静地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直至最后,她也没有向我要一个理由,或许不是爱情吧,可以走得这样决绝。

半年之后,我便遇到了小柯。这样奔放的女子,一下子填满了我的寂寞,高兴了她会大叫,生气了她会第一时间让我意识到,她每天叽叽喳喳地说很多 话,只要她回家,一屋子全是她的声响。吃过晚饭,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报纸,她便躺在我的怀里唠叨着一天的快乐和不快乐,日子一天天过下去,我觉得这便 是安定生活的全部。

可是,那天晚上,我清晰地意识到小柯的反常,一定有什么不一样,她颈上轻噬的动作是我和素颜每次做爱的身体讯息,只属于我们的秘密。我想起小柯的眼神,她无疑是洞晓了的。

一个小时后,我打开了小柯的电脑,历史记录里看到了素颜的博客。我不得不说素颜给了我这样多的意外,我从来不知道她会爱我这样多。在我们相处的 第四年,她开始写博客,我们零零碎碎的生活,她全部都记得,我们每一次的甜蜜,每一次的分离,我晚归的谎言,我们掌心相同位置的痣,她统统记得。她写:“ 我只是不安定,惶恐他的离去,我以为不说爱,便可以在转身的时候不流泪。”分手的那夜,她写了我们所有的缠绵,每一个细节。她说,我要用文字留住他的气 息,哪怕只是他给过我的最后的欢愉。

小柯的手臂忽然缠上来,我错愕地看她,她的眸子里已经有了雾气,她说,我不要你看,不要你知道她曾经这样爱你。我承认刚刚的那一刻,素颜带给我的感动和震撼,但是,这一刻,小柯脸上小小的霸气和惶恐让我觉得心疼无比。我把她抱上床,拥着她,许久没说话。

她说,西平,我会不会丢了你?我摇头,她说,西平,人生这么长,好多人都是不想走丢的,却拗不过命运。

旧爱新欢,她们给了我两个午夜

小柯使我对恋爱中的女人有了全新的认识,让我无比的倦怠。我从不知道爱情要如此的麻烦,我要不停地安慰她的疑虑,还有满足她对我和素颜那些细枝 末节的好奇。刚刚恋爱的时候,我曾经问过小柯,爱我什么,她说,你的整个生命,过去与未来,连同你爱过的人,受过的伤,甚至你胸前的疤痕。那时,我和素颜 的过去,她从来都没有问过,仿若真的连同我的过去都爱了去。

可是现在,素颜的博客让我们的生活一团乱麻,我拥着小柯的再习惯不过的动作,她会问我,你以前也是这样抱她吗?她看到我掌心的痣会忽然歇斯底里 地发脾气,然后不发一语。夜半,她会哭着问我是否厌倦了她的无聊,她说:“西平,对不起,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你相信我,我只是嫉妒……”我相信,但是, 我无法应对,就如刚刚说完这句话的她,会缠着要我,高潮来临的时候,会幽幽地问一句:“西平,她好还是我好?”

很长的时间,小柯就像个病孩子,我永远无法预料她这一刻的柔情似水与下一刻的歇斯底里有多远的距离,素颜的名字常常以“她”的代号回响在我的耳 边。当我终于厌倦于小柯的无理取闹之后,我打开了素颜的博客,一篇篇地读下来。我用“人如故”的昵称给她留了悄悄话,其实只是我新申请的一个msn,我不 知道到底为什么这样做,我想我只是想念素颜的平淡和那5年温暖的淡定。

我不得不承认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很麻烦,小柯当夜便质问我,那个“人如故”是不是我。几次敷衍地否定之后,我终于败于她缜密的猜测,再无犹豫地承认了是我,并且索性在第二日的黄昏,赴了素颜的约。

其实,我只是想见见她,告诉她我知道了当年她一切看似淡定的真相。可是,当她着一袭性感的衣衫安静地坐在我对面,眼神依旧有着旧日的眷恋,声音 仍然带着往日的娇嫩,倒茶的时候不经意的指尖接触传递的尽是往昔的温度,我终于知道了我的心,依然不够成熟和理性。身体里的某些东西忽然便挣脱开,犹如旧 日千树万树开在她身体上的梨花,一朵又一朵,猝不及防。后来,我们便上了床,激情来得无比迅猛,在漫天的彩霞中,她舒缓打开的修长身体,如同一幅新绘就的 湿漉漉的画,惹我仔细临摹,纠缠,紧密镶嵌。我相信身体是有记忆的,因为我们的欲望竟有如此的温度。

回去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我的心是飘散的,散在素颜给我的温暖上。她依然不会表达,肌肤之亲的淡定,却让我觉得温暖。这销魂的黄昏,这失落的黄昏,我的心一片繁杂。

推开门,便是小柯红肿的眼睛,直视着我,她说,你见过她了。漫天的愧疚席卷了我,我把小柯拥入怀,她在我怀里哭成一团。她说,我想要每天一睁开 眼,你就在身边,想要天长地久的一辈子,想每日里为你洗手做羹汤,这样想,霸道吗?我摇头,心在她的抽泣里已经疼成一团,我的丫头,不霸道,这些原本是我 许给你的诺言。我把头低下去找她的唇,找到了,便无比眷恋地吻上去,仿若一朵甜蜜的花儿,有着醉人的芬芳。在素颜身体上背叛的歉疚使我无比地投入,呼吸越 来越急促,我们已是两个满身炙热的人,我等待着融化的那一刻。小柯身体里的每一条纹路都是我所熟知的,湿润的芳泽让我迷醉,她的身体已经柔软成一汪春水, 流在哪儿都是无尽的诱惑。飞上云端的时候,她停下,说,我感觉到你找她了,和她上了床。我顿时软了,这样的挫败让我难过还有些愤怒,小柯意识到,赶快拥住 我,她说,西平,你原谅我。我起身,走出房门的时候,小柯从背后抱住我的腰,她的哭泣让我无比的心疼。她说,西平,我都讨厌了这样的自己,可是,我无法自 主,我只是害怕,害怕失去你。

我知道自己爱着小柯,从来没想过伤害她,只是我在这个黄昏和夜晚,把自己的生活置身于泥沼,已找不到来时纯白的路。我无法坦然地看小柯的眼睛,我无法对素颜说一声,对不起,我只是身体有着对旧日恋人的眷恋。

生活不停地画着圈,我和小柯便整日在素颜的影子里纠缠,她去查我的手机,对每一个号码都无比的敏感,猜疑、辩解、争吵、上床、和解,我们的生活 似乎只剩下了这些。每次我离开的时候,小柯会紧紧地抱住我,不停地吻我,直到我们的身体纠缠到床上。似乎那儿承载了我们所有的安慰,也似乎只有在那儿,我 们赤裸的身体才会真正的水乳交融。

跟素颜依然保持着联系,小柯频繁地提起竟然让我越来越想念那个看似淡定的女子。我们保持着联系,我甚至为她申请了一个新的手机号码,我们常常聊 天,短信、QQ、MSN,用一切可以联系的方式,每次在小柯的歇斯底里中逃离出来,我和素颜便会有性爱。这是我熟悉了5年的女人,她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平 定我的烦躁和压抑。她依然话不多,依然是淡淡的,但是,这样的安静中,我竟然体会到她全部的好。

偶尔给家里打电话,母亲的话题除了结婚还是结婚,她说你要明白我们做老人的心,不用她多说,我也明白,这个年龄,早已备受关注。父亲几次问起小 柯,都被我敷衍过去,回答他的大多都是再说吧,还不知道会怎样。最后一次,父亲的语气严肃起来,他说,西平你记住,一个男人,可以丑,可以没有钱,但是不 能没有责任感。

父亲的话重锤般敲在心上,想起漫长的一生,同小柯如此的纠葛痴缠,我的心先是怯了。想到永远的时候,浮上来的大多是素颜的影子,小柯的泪水让我越来越少地心疼。

当我最后一次甩开小柯背后绕过来的胳膊时,心底是有些雀跃的,我迈向素颜的家。隔了两年,她依然会是我最后的眷恋。素颜在家,而且不止是一个人,六七个朋友,每一个人都是素颜自己的朋友,我不认识。我忽然发现我们已经分开了这样久,素颜早已有了我所不知晓的生活圈。

素颜的眼神和语气里尽是尴尬,我听到她说:这是我的一个朋友,路过来拿几张碟。我知道她在跟他们介绍我,一个朋友,顺路拿几张碟的朋友。

抚慰暗殇,做爱便足够

拿着她随手翻出的几张影碟,我一个人走在路上,沮丧来得突兀而尖锐。天空依然是让人炫目的蓝,我悲哀地发现,只是两年,我已经远离了素颜的生 活。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像以前那样喜欢粉红和淡蓝,不知道她每日里的生活同以往有什么不同,甚至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有没有男友。我只是知道,素颜对我,已 是欲望多于爱情,爱情早已是过往的事情,她哪里不知道呢?只是,她要的也只是慰藉而已,慰藉那一段青春往事里的暗殇。我毕竟曾经占据了她5年最纯白的青 春,可是现在,她已不需要我的爱情。两年,一个女人的成长,经历爱情便是最好的途径,而我不过是这段爱情的载体,而抚慰暗殇,做爱便足够。

我收到了小柯的短信,她说,西平,这段爱情已经让我失去了本来的模样,如果不能带给我们快乐,我选择放手。她还说,西平,其实,我的恐慌你可以 抚慰,只是你从来不舍得给我。指尖顿时冰凉,我急急地把电话打过去,有冰冷的声音提示我对方已关机。搭了车匆匆回家,我沮丧地把自己扔到床上,我终于把自 己圈进了泥潭。小柯只带走了随身的衣物,好多的东西还在,仿佛她会随时回来,但是她的电话已经停机,她的公司答复我她已经辞职,种种都表明了她的决绝。这 以后的夜晚,我开始无端做怪异的梦,梦里有两个人,还有鲜花和笑靥,却总是会戛然而止于快乐中,一切都变成一种折磨和凌厉的摧毁。

白日里,会有浓浓的沮丧,为自己的无法遗忘,这所有的路,我都曾经和小柯一起走过。我们在无人的街道拥吻,在下雨的夜里一路奔跑傻傻地把自己淋 湿,有过很多的争吵、眼泪、嬉闹、冷战。我坐在沙发上,听她不停地唠叨她小小尘世里的烦恼和快乐,画面仿佛就在眼前。这些回忆常常会蜂拥而至,让我那么真 切地知道我在想念一个人,想得心疼。

是的,小柯的不安定,我的爱完全可以抚慰,是我自己未曾去珍惜,带着自以为是的小软弱,携着任性的小贪婪,周旋在两个午夜之间,我最终失去了白天。

我已经很久没去看素颜的博客,再打开的时候,所有的故事都没有了,只有一篇博文,她絮絮叨叨着她的幸福。她在博文里写,有个男人给她送了玫瑰,许了婚期,她说,我怕冷,还好,那些冷寂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吗?为什么我觉得漫天漫地都是冷寂。我只是看到了小柯的QQ签名:“谁是谁的永远,谁又是谁的过往,权当他是别人的故事,我借来听听而已。我已把你忘记。”我等了很久,头像始终是灰色的。

素颜的博客里,已经没有我的痕迹。小柯的记忆里或者还有,但是她把我当作了别人的故事。我看着墙上的那些花儿,我想我便是其中的一朵,看似繁花似锦,实际上这样的孤单,孤单到不能呼吸。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